当前位置:博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人工智能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职场前夫把我关在卧室里折腾了三天三夜……
前夫把我关在卧室里折腾了三天三夜……
2022-11-07

“亲爱的,这样的你真美!”

男子低沉的赞美,和女人婉转的浅笑,像利剑一样,刺在叶知秋的心头。

她站在别墅客厅的中央,大睁着眼睛。

看着一对亲昵的男女,在她的家门口,在她的面前,肆无忌惮的相拥相吻。

顶级红酒的味道,从门外飘来,很明显,男人醉了,醉的很厉害。

即使是这样,他高大的身躯依然挺拔有力,弥散着尊贵而又冷冽的气息。

“呵,枫,有人在看着我们呢!”容颜妖娆的女人搂着男人精壮的腰,精致的侧脸从他的怀里探出。

女人也醉了,看着客厅里发呆的叶知秋,痴痴的笑。

“别担心,只是我家的佣人。”

凌慕枫随意扫了一眼。

强烈的醉意,暗淡的灯光,让他没有看清那个女人,只是隐约看到了一个朴素淡雅的影子。

妖娆女人缠上凌慕枫的身,忽略了观众的存在。

叶知秋那一身老土的打扮,的确与佣人差不多。

凌慕枫将怀里的女人抱起,摇摇晃晃的往卧室走去。

“砰”的一声,卧室门合上,一对饮食男女进了房。

只留下客厅里,看的呆住了的叶知秋。

“那是,我的卧室……”

许久,许久……

叶知秋捂着嘴,赤着脚,惨白着脸,从别墅里跑了出去。

深夜的月光下,她沿着空疏的道路,茫然的奔跑,没有目的地。

——难以想象,她的丈夫,居然会带着女人,出现在她“隐居”的别墅。

而且,还在她面前,上演了一场“好戏”!

凌慕枫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

虽然,这只是一场商业联姻,没有感情。

然而,在婚礼的那天,看到在人群中傲然独立的凌慕枫,她还是心里懵懵懂懂的憧憬着,要好好的和他过下去。

虽然,两年前的她形象不佳,略有些小胖的身材,随意的马尾,还带着一副深度眼镜,十足十的读书娘。

然而,她已经改变了,为他改变了自己,付出了不知多少努力。

结婚整整两年,两人只在婚礼当天见过一面,她就像被打入冷宫的妃子,被所有人遗忘在半山别墅。

好不容易,她适应了这种生活。

没想到,第二次见面,他竟然把她认成了……佣人!

凌慕枫,你怎么能这样……

叶知秋奔跑在别墅区的盘山公路上,一转弯的时候……

刺目的车灯,像是黄泉路上的引魂灯,瞬间冲进她的脑海深处。

尖锐的刹车声响起……

倒地的一刻,她看到从黑色的车子上,下来一位温润如玉的年轻男人,关切的看着她……

当叶知秋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,人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睁开眼,入目的是雪白的天花板。

一转头,是两个护士小姐,笑容温和的看着她。

“叶小姐,你醒啦。昨晚两点,秦先生送您过来,说是他的车撞倒了您。”

一位护士解释道,“我们已经给您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,您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腿上身上磕破了皮,我们已经给您上好药了。秦先生一直等到您的检查结束,知道没有关系之后,有事先离开了。这是他的名片,若是您需要的话,可以随时找他。”

护士说着,将一张名片递给了叶知秋。

叶知秋看了一下,上面除了一个名字与一个手机号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

“叶小姐,住院费秦先生已经付了,您可以再休息一下,有什么事再来找我们。”

两位护士说完,静静的离开,关上了门。

叶知秋坐在病床上,眼睛还有些失神。

略一回想,心,立刻疼了起来。

为什么,丈夫拥抱着情人,占据了她的房子,她却要流落在外?

凌慕枫讨厌这场婚姻,她又何尝不是其中的受害者!

脸上的泪痕逐渐干涸,叶知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不由庆幸,自己居然被车撞了还没死。

昨晚的事故完全怪不了车主,她简单整理了一下,便出了医院。

这儿本就是别墅区的疗养院,距离叶知秋的“家”不远。

她一个人又沿着盘山公路,慢慢的走。

不想回去。

那所清冷别墅里,平时只有她一个人住。只有到了周末,才会有钟点工来帮着收拾房间。

虽然这已经是六月末了,但是上京郊外的半山区,吹着山风,还是很冷的。

她只穿了睡衣就跑了出来,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
回别墅?再去看她的丈夫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缠磨?

回娘家?——如果那还算得上是娘家的话。

事实上,自从两年前她嫁到凌家来,就再没有跟他们有联系。

名义上,她是叶家的小姐,但很多人都知道,她在叶家连佣人都不如。

在她三岁的时候,父母就离异了,她跟着母亲一起过。

直到十五岁。

一场车祸带走了母亲的生命,她也重新回到父亲身边。

而父亲,当年为了荣华富贵,抛弃了她的母亲,娶了富家千金。

两年前,父亲又为了利益,把她嫁给了凌慕枫,上城最有财富,也最风流的男人!

叶知秋本想拒绝这个婚礼的。

可父亲却没有给她拒绝的权利,只说了一句——我生你养你,供你读书,你不答应,我的公司就不能更进一步。

为了公司更进一步,竟然牺牲亲生女儿?

好吧,那就用婚姻和下半辈子的幸福,来成全父亲的事业吧。

这个代价,够了吧?

叶知秋裹紧了衣服,却感觉冷到了心里……

她不想回到别墅,但今天是星期天,帮她打扫的吴妈,应该就要来了!

到时候,吴妈打开门,看到的却是凌慕枫和那个女人,该怎么办?

一定,一定要赶过去!

半个小时后。

叶知秋气喘吁吁的跑回家,看见院门大开。

她心一凉,想了想,还是上前敲开了门。

“知秋。”内里,正在清扫的吴妈抬起头来,见来人是叶知秋,便轻声打了一下招呼。

叶知秋点了点头,向周围看了两眼。

她卧室的门虚掩着,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人。

吴妈看到叶知秋的样子,怯怯的问了一句:“你是在找……凌先生么?”

叶知秋眼皮一跳,苦笑着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吴妈点点头:“刚刚,是凌先生帮我开的门。”

她说着,又补充了一句:“凌先生和那位女士已经走了。”

叶知秋听到这话,缓缓的走到沙发前,坐了下去,感到无比虚弱。

揉了揉太阳穴,她缓了过来,很是疲惫的问了句:“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?”

“嗯,十点。”吴妈停下了扫帚,“我刚来,他们就准备走了。”

吴妈想了想,又小声问道:“那位凌先生,真的是您的丈夫?”

叶知秋笑了笑:“你看我和他像夫妻么?”

吴妈哑口无言。许久,才继续挥舞着扫帚。

叶知秋道:“今天麻烦您了,帮我打扫一下卧室。要从里到外,彻底清理。”

吴妈有些疑惑,也像是已经清楚了。她来这里打扫的两年内,叶知秋从来没有让她进自己的卧室打扫过,她也从来没有看见过叶知秋带回一个男人。

吴妈在这里打扫了两年,对叶知秋的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
这么好的女人,却遇上了那样的丈夫。

吴妈很是同情,不由气愤道:“这个凌先生也太过分了!两年时间,他把你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也就算了。可是,他居然敢带女人回来!知秋,不用怕他,告他重婚!”

叶知秋笑了。

告凌慕枫重婚?

在这个上城,谁有那个本事!

等到吴妈全部打扫完毕,叶知秋才有如散了架一般,飘荡回了自己的卧室前。

犹豫了一下,她还是没有打开这扇门。

只要一想,昨天晚上,是她的丈夫,带着别的人到自己的卧室里,她就觉得脏,觉得恶心!

两年了,这个婚姻困住她,已经两年了。

再次躺倒在沙发上,叶知秋觉得一根指头都没力气了。

她直愣愣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——我,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,走出去!

一瞬间,叶知秋整个人精神了起来。

没有人注意到,也不会有人去注意,半山腰的别墅里少了一个女人。

叶知秋回到市区,用自己不多的存款租了一间小屋,然后开始寻找工作。

一个多月后。

“苏秋!”冷冰冰的女声,高声喊着。

“到!”叶知秋站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她身边,不少面孔精致,身材妖娆,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,用不屑的目光瞟了她一眼。

一个穿着土气的女人,竟然应聘总经理助理,在她们眼中实在是不自量力,可笑。

叶知秋微微苦笑,跟着前面穿着黑色职业套装、脸色严肃的女人,走了过去。

这一个月里,因为她这一身穿着,已经失败了太多次。

穿成这样她也不想,可谁叫她的衣柜里,只有几年前的衣服呢。

而改名苏秋,一方面是为了避开凌慕枫与叶家的注意,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缅怀母亲。

在回到叶家之前,她随母亲的姓,一直叫苏秋。

到了面试房前,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站着道:“就是这里,进去吧。”

叶知秋点点头,敲门道:“我是苏秋。”

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:“请进。”

五分钟以后,叶知秋迷迷糊糊的出来了。

负责面试的人统共只问了几句话,而且都是普普通通的问题。

这个面试怎么这么儿戏,肯定没有被相中吧。

叶知秋郁闷的回到了出租屋,没想到很快就接到了R公司人事部的电话。

她被录取了,成了——总经理助理。

放下电话,足足好几分钟,叶知秋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
这样……也行?

为什么?

R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,一个温润英俊的男人,看着一份求职简历。

那份资料上,赫然是叶秋的照片,名字则是苏秋。

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深思的光芒,眉头微皱,把简历放在了桌上。

一个多月前,他开车撞了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苏醒后自己离开了医院,一点没有纠缠赔偿的意思。

本能的好奇让他调查了一下病人资料,得知这个女人名叫叶知秋。

而叶知秋这个名字,上城几乎无人不知,还是住在西山别墅区,毫无疑问,她就是传闻中,那个从未露个面的凌夫人。

凌慕枫的妻子竟然来R公司求职,还用了假名,难道是凌慕枫的什么阴谋?

不过,以凌慕枫的实力,应该不会用这么低下的手段,况且,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妻子。

同一时间,比R公司大十倍的写字楼里。

凌慕枫站在总裁办公室的窗前,冷冽的目光少有的带着一丝迷惘。

最近,他总是莫名的想起一个淡雅的影子。

无论他怎么回想,都想不起那个影子的清晰容貌,甚至想不起在什么地方,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个女人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叶知秋带着满心的疑惑,来到了R公司报到。

当她进入总经理办公室,看到大班椅上那个男人的时候,不由大吃一惊,“是你?秦先生!”

这个男人,她说不上认识,但却见过一次。

正是一个多月前,把她撞到的车主。

当时在医院,他虽然提前离开,但却留下了名片。

秦亦书温润微笑道:“是我,苏小姐,真巧啊。”

“是,是。”叶知秋尴尬的笑了笑。

她知道自己当时的模样,是何等的狼狈。

尴尬后,叶知秋试探着问道:“秦先生,昨天的面试,你是因为撞车的原因,所以……”

“这的确是一个原因,不过更重要的,是你比其他人优秀。”

秦亦书好脾气的笑道,“首先,你的学历很好。虽然文凭并不代表一切,不过,我更愿意相信头脑聪明的人。其次,我看过你的简历,你是一个沉默寡言,踏实做事的人。这第三嘛……就是你已经结婚了!”

“啊?”叶知秋惊呆了。没想到结婚也会成为选择她的原因。

“因为你已经结婚了,所以没有那么多的花花心思。我这里是办公的地方,不是那些女人的化妆室。”

秦亦书说着,忽然脸色一沉,批评道,“苏小姐,我希望你明天上班的时候,能换上一套正式的服装。这里毕竟还是办公室,不是大学。”

叶知秋一低头,就看见自己依然还是T恤衫牛仔裤平底鞋,脸色不由得有些微红。

秦亦书又恢复了温润笑容,伸手道:“苏小姐,欢迎加入R公司,合作愉快!”

“嗯,合作愉快。”

苏秋愣了一下,这才伸出手去。

直到现在,她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。

人事经理进来,按照总经理的安排,带着叶知秋熟悉公司各个部门。

门一关,秦亦书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。

眼中,泛上一缕难以捉摸的深意。

他倒要看看,凌慕枫的妻子来到他的公司,究竟有什么目的!

当天,下班后。

叶知秋来到商场,咬咬牙,花费了她剩下钱的百分之八十,终于买下了两套那家商场里最便宜的套装。

新的一天。

穿着黑色职业套装,带着黑框眼镜,穿着细跟高跟鞋,盘起长发的叶知秋,再一次出现在公司,全公司的人都震住了。

难以相信,这个气质冷凝的职场美人,会是昨天那个土里土气的学生妹。

就连秦亦书都苦笑着道:“苏小姐,你也不用如此……”

叶知秋平静的道:“秦总,您说过了,‘这里是办公室,不是大学’。”

秦亦书也笑了: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你先去吧,我有需要了会叫你。”

叶知秋退了下去。

上班的日子很累,但叶知秋却从未有过的快乐。

很快,她就熟悉了公司秘书的日常工作,还展现出了超强的业务能力。

而这些,让秦亦书惊叹的同时,又暗自多了几分警惕。

一转眼,到了八月下旬,七夕节。

下班后,叶知秋坐进了秦亦书的最新款奥迪。

“苏小姐,真抱歉,今天是七夕,我还叫你出来办公。”秦亦书一面打着方向盘,一面抱歉着。

“公事为重,反正我也不用和什么人一起过这个节日。”叶知秋淡淡的道。

“哦?苏小姐这么漂亮,你丈夫居然不陪你过七夕?”秦亦书再次试探。

“总经理这么优秀,今天不也没人陪吗?”叶知秋反问。

两人相视一笑,气氛轻松愉悦。

秦亦书打开了车载音乐,轻柔的曲调放出来,是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《春》。

叶知秋闭目欣赏着:“嗯,《拉华彩》乐章,很是有春天的气息啊。”

“你也喜欢古典乐?”秦亦书有些诧异。

“只是欣赏而已。”

“现在听这些的,已经不多了。”秦亦书笑笑。

车子在马路上飞驰,不久便到了目的地,CBD中心区的华夏大厦。

这座大厦下面七层是著名的商场,据说也是凌慕枫名下的产业。

七层以上才是高档写字楼,C公司就在其中一层。

洽谈很顺利,谈妥后,秦亦书与叶知秋乘上观光电梯,缓缓下行。

七夕之夜,大厦广场里,搭起了一个大舞台,正在举行一个盛大的活动。

观光电梯来到下层,秦亦书忽然说道:“哟,那不是新晋蹿红的歌星霍蔷儿吗?”

叶知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却猛然一震。

因为她发现霍蔷儿身边,站着一个男子,正是她的丈夫凌慕枫!

而那个什么霍蔷儿,嗬,不正是那天晚上凌慕枫带回西山别墅的美女吗?

霍蔷儿一脸温柔的站在凌慕枫身边,笑得风姿绰约。

而凌慕枫穿着西服打着领带,帅气逼人。

男才女貌,好不养眼。

叶知秋的手,猛然抓紧了。

而秦亦书,也微眯着眼睛,观察着身边的女子。

“叮!——”

电梯停在一楼。

一出电梯门,叶知秋就能听见主持人笑着问:“今天是七夕节,霍小姐来参加我们‘缘定一生’公司的珠宝展示会……”

叶知秋本想走,听到台上主持人的话,她下意识站住了脚步,站在远处看着。

秦亦书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,也没有催,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。

台上,霍蔷儿很得体的笑:“作为‘缘定一生’公司珠宝的代言人,我非常荣幸能参加这一次的活动。七夕作为华夏的情人节,正是男女之间表达情意的最佳时刻。”

霍蔷儿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双眼妩媚道:“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,我想只有通过一颗真诚的心,才能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意。我们公司设计的这几款‘真诚之心’,就是送给你心爱的人的最好礼物。”

主持人嗅出了绯闻的味道,立刻聪明的转向凌慕枫。

“凌总裁,今天是七夕节。作为‘缘定一生’公司的总裁,您准备怎么渡过呢?”

凌慕枫微笑,颇有些磁性的声音懒散的道:“自然是和我的爱人一起渡过。”

爱人?爱人!

凌慕枫自然不知道,隔着十几米远,叶知秋冷冷的看着他和他身边的美丽俏佳人,丝毫不为所动。

他有爱人,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在众人面前宣告。

那她这个下堂妻,又算是什么呢?

“听说凌总裁早已有了娇妻,想必今晚一定是用‘真诚之心’,去感动娇妻啦!哈哈。”主持人很骚包的笑着。

凌慕枫也只是笑,不作回答。

而他身边的霍蔷儿,不自在的笑了笑。

叶知秋再也看不下去了,一转身,向外走,与凌慕枫渐行渐远。

抚慰我?哼,他能记得自己有个老婆,都得谢天谢地了。

他还是和他千娇百媚的女伴共度良宵去吧!

秦亦书看到叶知秋捏紧的拳头,眼里顿时露出一丝明灭不定的光。

看来,叶知秋和凌慕枫之间,真的关系不怎么样啊!

难道,是自己想多了?

嗯,还需要注意一下。

月末了。

尽管叶知秋很是节省家用,那两套正装一下子就花去了她剩余资金的百分之八十,留下的钱只有一千出头。再加上偶尔和新同事出门去餐馆“腐败”一番。

这一个星期,她的钱只够吃泡面。

七点。

公司的人走的差不多了,她摘下眼镜,揉了揉酸胀的眼睛,伸了一下懒腰。策划书的修改还没有做完,她还必须要工作。

肚子叫唤了两声,她从办公桌里掏出一桶方便面,准备拿去泡。

正在这个时候,经理室房门打开,同样揉了揉眼睛的秦亦书走了出来。

“哟,苏小姐,这么晚还没有回去啊?”

“秦总。”叶知秋很礼貌的回了一句,“报告写不完,安娜说明天早上就要。”

“这是泡面?”他看着她端着一碗康师傅红烧牛肉面,笑笑道。

“嗯,这个方便。”她当然不好说是因为自己没钱吃别的。就这种泡面,如果下星期不发工资的话,也不知她还吃不吃得起。

“工作努力是好事,但是也不能太拼命了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秦亦书笑着说,“走走,我的助理吃泡面,我怎么能安心吃饭?我请你吃大餐!”

叶知秋有些为难的道:“可是,报告……”

“安娜那边我去跟她说。”秦亦书笑笑,“虽说要锻炼新人,也不能往死里整啊!她这么做,岂不成了虐待劳工?”

叶知秋也笑,连忙去收拾。万幸那盒泡面还不曾拆封,明天要吃,还是可以的。

到了办公楼下,看着那一辆黑色的奥迪R8。叶知秋想起上一次就是被这辆车给擦伤,表情不由得有些怪怪的。

秦亦书看到叶知秋的表情,笑了一下,也不说什么,只是开了副驾,让叶知秋先进去,然后自己开车。

到了二环附近的后湖,一家近着后湖的一座装饰的古色古香的饭店,名号叫做“同林鸟”的,秦亦书停好了车,带着叶知秋上去。

“我觉得你会喜欢这里,所以才带你过来。”秦亦书要服务生找了一处靠窗的桌椅,有舒服柔软的沙发。倚在窗向外望,可以看到下面波光粼粼的湖面。

而叶知秋却是看着这里幽雅的环境和周到的服务,有些忐忑:“秦总……这里应该消费不低吧。合适么?”

看到叶知秋不安的样子,秦亦书有些疑惑了:“你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么?”

叶知秋摇摇头。母亲带着她回到家乡以后,虽然凭着大学的文凭,倒是找到了还不错的工作。但是,一个单亲妈妈,毕竟不能在物质上给予女儿太多。

等到母亲死后,回到了父亲身边,却处处像是有寄人篱下的感觉。

她的弟弟妹妹倒是过得奢侈,她除了不屑,一点也不去追求他们所谓的“美好生活”。

至于结婚以后……她就更不可能过来了。

“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,”秦亦书笑着说,“以往,我说要请客的时候,那些人都是欢欣鼓舞着要去最贵的地方,好好敲诈一顿!”

叶知秋摇摇头:“母亲说,别人对你好,这都是人情。给的越多,你也要还得更多。”

“怎么是没还呢?说起来这一个月你天天加班,这一顿就算是加班费吧!”

叶知秋也笑:“那我可亏了,这一个月来,我天天加班呢!”

“好好好,加班的奖金我一分钱也不会少你就是了。”秦亦书也笑。

不多时上了菜,用雕花的小碟盛着,码放的格外精细。

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呢。”秦亦书温和的笑着。

尝了一口,鲜香中透着一股辛辣,正是叶知秋过去在母亲身边,特有的风味。她连连点头。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秦亦书淡笑,也拿起了筷子。

正吃着,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叶知秋循声看去,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:来的人,居然是凌慕枫!

而他的身边,正千娇百媚的粘着一个女人,霍蔷儿。

叶知秋第一个感觉就是低下头,她不想让凌慕枫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!

而凌慕枫怀里的霍蔷儿,媚眼如丝的瞟了一下,声音格外的甜腻:“枫,我们坐的那边已经被人占了。”

她说的“那边”,显然就是叶知秋她们的位子。

凌慕枫搂紧了怀里的女人,似笑非笑的道:“亲爱的,你想坐那边?好,我要他们让给你。”

秦亦书一下子抬起了头。

而叶知秋,却深深的低下头。

凌慕枫一招手,领班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他冷声道:“跟他们说,把我的座位让出来。”

酒楼虽然不愿意得罪客人,但更不愿意得罪凌慕枫,也不敢得罪。

领班摆出十二分的礼仪,很抱歉的对秦亦书道:“不好意思,这张桌子,被那位先生订了。”

“所以呢?他想和他的情人坐过来是不是?”秦亦书反问,着重强调了“情人”两个字。

叶知秋睫毛一颤。

秦亦书舒服的依靠在沙发上,忽然声音变得严厉起来,“如果那位先生预定了这张桌椅,你们应该早有安排才是!刚刚服务生带我们来的时候,可没有说过这张桌子被人订了!”

“这……这是我们服务的问题,可是……”领班满头是汗,也知道他现在的做法有些不厚道。

“现在是我们在这里用餐,我不愿意换地方!”秦亦书冷冷的拒绝着。眼角瞟了一眼叶知秋。

她一直低着头,双手握着拳,放在膝盖上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凌慕枫显然是不满意领班的工作,皱着眉头走了过来。

秦亦书站了起来,冷冷的道:“对不起先生,这里是我和我的朋友在用餐,我们不会让开的。”

凌慕枫冷冽的目光,上上下下打量了秦亦书,沉声问道:“你知道,我是谁么?”

秦亦书一脸凛然的道:“你是谁我不管。反正,这里是我们用餐的地方。您若是想坐在这个位置上,可以,等我们用餐完毕再说。”

凌慕枫也没有跟秦亦书再说话,只是对着领班说了一句:“把你们经理给我叫来。”

餐厅经理很快进来,看到凌慕枫,连忙点头哈腰。

不过,当他看了看坐着的秦亦书以后,眼睛立马有些踟蹰了。

“凌少,这位,是秦氏家族的三少,前不久刚刚从美国回来的。”

“秦氏家族?你就是那个秦家老三?”凌慕枫有些意外。

“凌少,本以为我们五天后才会见面,想不到提前了这么多。”秦亦书也站起来,似笑非笑的道。

“怎么,和女朋友出来吃饭?”凌慕枫笑着看了一下叶知秋一眼。

她依然低着头,只是,听到“女朋友”三个字的时候,太阳穴猛地跳了跳。

“凌少不要乱说。她不是我女朋友,同事而已。”秦亦书淡淡的道。

“怎么都好。既然是秦少和女伴一起,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

凌慕枫哈哈一笑,对怀中女人道:“亲爱的,咱换一处坐,怎么样?”

女朋友、女伴、亲爱的……

叶知秋再也忍不下了,霍的站了起来,沉声道:“对不起秦总,这饭我没法吃下去了!”

说完,依然低着头,只是坚决的迈开步子离开。

凌慕枫一愣,眼神追随了出去。

他并没有认出来叶知秋,只是觉得她的面容有些熟悉。

他与叶知秋正式见面只有一次,而且时隔两年,一个小胖的灰姑娘,早已被他彻底遗忘。

至于那天晚上,大醉的他同样没有看清叶知秋的脸。

再加上现在的叶知秋,从外到内改变太大,凌慕枫完全没有把两个人联想在一起。

忍不住的,凌慕枫盯着叶知秋的背影多看了一眼。

恍惚间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一闪而过,随即就被霍蔷儿撒娇的声音打断。

秦亦书追着叶知秋,出了餐厅大门。

凌慕枫看着他们逐渐并肩的背影,心情突然一阵烦躁。

毫无预兆的,他推开怀里的女人,冷声道:“今天没心情,你回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!”

叶知秋冲出酒店,心里堵得慌,下意识沿着湖边走了起来。

秦亦书没有说什么,只是陪着她,慢慢的逛了起来。

月光如流水,静静的泻在两人身上。

凭栏而立,沉默了很久,叶知秋才道:“对不起秦总,因为我的任性,害得您晚饭都没有吃好。”

秦亦书笑着说:“怎么会是你的错?说到底,都是因为那个凌慕枫。听说他早已娶了老婆,还敢带着女人四处炫耀!”

一个丈夫,居然带着情人,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在众人面前,还赶走了自己的妻子!

秦亦书悄然观察着叶知秋的表情。

叶知秋的眉毛跳了跳,而后淡淡的道:“他愿意怎样,是他的事。”

秦亦书又笑着说:“不知是谁当他的可怜太太,据说他结婚这些年,花边新闻一直不断,他的太太可是一直沉默不语啊。”

叶知秋没有再说话,但是秦亦书分明看到,她搭在栏杆上的手,握紧了。

“婚姻是一辈子的事,既然结婚了,就应该要履行责任。这个凌慕枫……”秦亦书摇摇头。

“是,他的太太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,居然会在这样的婚姻里困了自己两年。”

叶知秋说着,散大的瞳孔渐渐凝聚,“不过她现在,应该醒过来了。”

秦亦书怔住了,从没想到过,叶知秋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叶知秋感觉到了他发直的目光,心头一颤,脸颊有点发热。

她低下头,微微慌乱的说道:“秦总,时间不早了,我们走吧。”

还是叶知秋先走,秦亦书跟着。

看着她瘦弱的身影,显得那样的孤独无助,同时又是那么的坚韧不屈。

这一瞬间,秦亦书忽然有种莫名心痛的感觉。

连续两次碰上凌慕枫后,叶知秋把苦闷完全发泄在了工作上。

由此而来的,是她的业务能力飞速上涨。

R公司不是秦家的传统产业,只是秦亦书回国后,自己收购的中型公司,上任老板遗留下了一大堆混乱的财务报表。

叶知秋奋战一个星期后,把整理好的资料放在了秦亦书桌上,让他又一次忍不住惊叹。

这个女人,瘦弱的肩膀到底能抗多少委屈?

这么好的女人,凌慕枫怎么会视而不见?

秦亦书把一组人的工作,交给叶知秋一个人,其实也是有着小心思。

如果叶知秋受不了辞职,他也就不用再为她的身份苦恼;或者叶知秋消极怠工,他也能下定决心,质问她应聘的目的。

然而,叶知秋虽然一身的疲惫,但脸上一直带着充实的笑容,甚至还有点满足。

秦亦书第一次生出了愧疚的感觉。

也许,真的是他错了……

叶知秋放下资料后转身出去,秦亦书眼神一动,把她喊住了。

“苏小姐,三天以后,你能不能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?”

“晚宴?”叶知秋很疑惑。

“是一个慈善晚宴,很多社会名流和商界人士也会参加。公司才刚刚起步,需要去认识一些人。”

叶知秋有些踌躇。既然是这样的晚宴,说不定凌慕枫,甚至她的父亲叶景荣也会参加,她不想在他们面前出现。

“安娜姐呢?安娜姐不能陪你去么?”叶知秋有些犹豫的问道。

“安娜那天要陪她女儿,她女儿才十个月。”

秦亦书耸耸肩膀,“公司里就是你和安娜,我还熟一点,其他女同事我又不怎么认识,也不好找。你是我的助理,应该配合我完成工作啊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叶知秋犹豫了一下,问道,“凌慕枫会去么?”

“他?应该会吧。”

秦亦书说的含糊,其实他知道,凌慕枫一定会出现。

正因为这样,他才会邀请“苏秋”同行。

心里最后一点戒心,让他做出了最后考验一次的决定。

叶知秋不明白秦亦书的打算,她有自己的担心,继续问道:“那……叶氏集团的叶景荣呢,他会不会去?”

秦亦书温润的笑了,“叶景荣?你怎么想起他来了?他啊,应该不会吧。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参加这种宴会。”

叶知秋有些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,而后又轻声道:“可是……我没有参加晚会的衣服。”

秦亦书笑着说: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。你只要同意跟我去,这些事,我自然一力承担。”

“那……这种晚会要不要喝酒?我喝啤酒都会醉……”叶知秋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这你放心,不是谈生意,只是去交朋友,不会喝酒不要紧。”秦亦书又说,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“没有了……”叶知秋低下头,许久才道,“秦总,没什么事我先下去了。”

秦亦书点点头,她推门而出。

星期日,下午三点。

叶知秋挂上手机,长出了口气。

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去参加什么晚宴……不,应该说,只要有凌慕枫出现的地方,她都不想出现。

但是没有办法,秦亦书也说,是为了工作不是么?

看见墙上挂着的钟表在一分一秒的挪动,叶知秋拿起包包和手机,换好了鞋,走出屋子。

楼下,秦亦书果然开着那辆黑色奥迪在车里等。看到她下来,连忙下车帮她开门,然后,又钻进驾驶席。

“我们先去哪儿?”叶知秋仿佛被抽干了力气,无声无息的问道。

“先去买身衣服,再做个造型,你这样的不行。”

叶知秋这一身打扮,真是扔到人堆里就被迅速埋没的样子。

逛商场,进美容会所,时间很快到了五点。

秦亦书坐在会所的休闲室,耐心的等待着。

听到脚步声,他放下杂志抬头一看。

一瞬间,他眼睛瞪大,呼吸静止。

没有想到,换了一身装束的叶知秋,会是如此的惊艳。

白色修身的礼服,简单大方,极好的凸显出她流畅的身体曲线。

头上,柔柔顺顺的长发垂在脑后,流海修剪出细碎的发型,是今夏流行的发式。

而那张脸,其实并没有做什么过多的修饰,只是修了修眉毛,上了一点淡妆。

只是这么小小的修改,却让叶知秋艳光绽放,魅力动人。

造型师站在叶知秋身边,恭敬的问道:“秦先生,苏小姐这样的装扮,您还满意么?秦先生,秦先生?”

“啊,哦,嗯。”直到造型师叫了好几声,秦亦书才回过神来。

噙着满脸的笑:“很好很好,太好了,我很满意。”

说着,他拿出银行卡,造型师笑着接过。

“怎么样,真的好看么?我总觉得腰部有些紧。”除了结婚,叶知秋从没穿过礼服,还真是有点不习惯。她忍不住用手去松一松腰部的衣料。

秦亦书没有回答,叶知秋抬起头,看到他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自己。

不由得有些紧张:“不好看是么?”

“你今天,真漂亮。”

叶知秋一愣,看着秦亦书在她面前温然一笑,看着他的眼神,纯净而欣赏。

她还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的注视过,有些羞涩的低下头。

“我是说真的。”

有一丝欣喜,还有一丝慌乱,连叶知秋自己都不知道,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“嗯,还缺一个Prada的手袋。”秦亦书有些不满。

“不用了不用了!”叶知秋当然知道Prada的价格。这根本不是现阶段她能消费得起的东西。

“为了你此刻的美丽,这点钱不算什么。”

若是平常,叶知秋听到别人说这种话,总觉得是琼瑶老太太的剧看多了,显得特别假。

为什么用在自己身上,心里会有甜丝丝的感觉?

恍惚间,她只听到秦亦书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平生第一次,她和一个男人一起走,觉得特别舒服。

宴会的会场,在东区五环外。

七点的时候,两人的车到达了会场。

这是上流社会的圈子。在这圈子里的人,大多数都认识。

毫无疑问的,秦亦书也是这圈子里的一员。他和叶知秋走进屋子,偶尔遇到几个熟人,便打打招呼。

叶知秋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,只觉浑身不自在。

“别担心,你今晚,真的很漂亮。”秦亦书含笑看着她,目光灼灼。

叶知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头,然而,下一秒,她却忽然缩回脖子,眼神惊惧。

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,叶知书和叶知礼!还有后母于芬!

秦亦书不是说,叶景荣不会来的么?这是怎么回事!

叶景荣的确是没来,不过叶知书和叶知礼可是上流圈子的常客。

二十一岁的叶知书,穿着小礼物和高跟鞋,烫的卷卷的头发,画着浓浓的眼妆,有些生气的道:“妈,你不是说会有英俊帅气的社会名流吗?亏我还特地打扮一番!这里全都是三四十岁的大叔大伯,真没意思!”

“女儿啊,长得帅能当饭吃么!”

于芬教育道,“这里的人,哪一个不是成功人士?你若是以后能嫁给他们其中一个,妈妈就不用为你担心了。”

“嫁得再好,也没有叶知秋嫁得好,她嫁给了凌慕枫!”叶知书没好气的哼着。

“你懂什么?凌慕枫那样的人,你嫁了他就完了!你看叶知秋,结婚才两年,都被打发到西山去住!”

于芬教训着女儿。

“那是她蠢!一心只知道死读书,根本不懂得怎么去把握男人,土包子!”叶知书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,从来没有好口气。

“妈,姐,你们先聊着,我看到美女了,去打声招呼。”叶知礼显然对她们母女之间的话题没有什么兴趣。

对他来说,这个夜晚是美好的,这个会场可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MM,泡上一个就够他玩上好一阵子的。

“早去早回啊!”于芬有些不放心她这个宝贝儿子。

“啊,知道了。”话音还没落下,叶知礼就消失在人群里。

于芬叹了口气,回头继续教育女儿:“总之啊,你最好去找一些靠得住,家里又和我们门当户对的。听说秦氏家族回来了一个三公子,年纪又轻,还不曾有对象,怎么样,女儿?”

“反正,我要嫁就要嫁凌慕枫那样的!”叶知书懒得理会母亲的苦口婆心,径直去拿了一杯酒,自顾自的喝了起来。

凌慕枫可是上城最有钱的男人,还是最帅的那一个。

叶知书就像无数名媛一样,很想很想成为——凌太太!

“呼……”

这边,叶知秋看到这两母女没有看自己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万一被她们知道自己离家出走,还在凌家的对头秦氏集团里面工作,那不乱了套了?

秦亦书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却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他也拿起一个盘子,给叶知秋装了一些精致的糕点: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
这时,门口出现一阵骚乱。

叶知秋看过去,脖子又是一缩,而且缩的更厉害。

凌慕枫来了,就像一个帝王一样,吸引了所有人恭敬的目光。

不过,他身边居然没有女伴,这倒是有些让人诧异。

而会场的女人,则喜出望外,争先恐后的充了上去。

冲在最前面的,正是叶知书。

“姐夫,姐夫,是我,知书。”叶知书一脸兴奋的道。

凌慕枫的桃花眼瞟到她身上,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:“哦,是知书啊,长得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听到凌慕枫的称赞,叶知书心里别提多甜了,一脸的得意。

她还想说些什么,就看见凌慕枫低头道了句:“抱歉,我还有生意要谈,先走了。”

说完,也不理会叶知书,拿起脚来就走。

叶知书想要追上去的时候,凌慕枫已经被众人包围。

一个角落里,秦亦书端着一杯香槟,故意对叶知秋道:“你看,他在人前,倒是很出色的样子。”

“那又如何!这种人,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也只有这些不怎么了解他的人受骗罢了!”叶知秋倒是一点都不稀罕凌慕枫的出色。

他出色,跟我有什么关系?

“哦?”秦亦书饶有兴致的看着她,缓了缓又道,“可是,女人就想嫁他那样的人。”

“那是她们,不是我!”

叶知秋出了口气,又说,“我现在,就希望能做好这一份工作,有了自食其力的能力,才能尽快的,安排我自己的人生。”

“那看来,你就得好好的巴结巴结我了,我可是你的上司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听了叶知秋的话,秦亦书觉得心里格外舒服。

“我才不呢!你要是像旧社会的资本家那样,对我们工农兵压榨,我就炒你鱿鱼!”叶知秋傲气的挺了挺身子。

秦亦书笑笑,而后,又柔声道:“我怎么会压榨你呢……”

“那你还每天上班上到那么晚,让我像老妈子一样在旁边伺候你!我好歹也是N大的硕士,这样实在太没面子了!”

“发你奖金,不就行了么?”秦亦书笑笑,“我以后,不会总支使你就是了。”

有些受不住他越来越焦灼的目光,叶知秋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眼神:“我,我再去拿点东西吃。”

看着她的背影,秦亦书又想起那天晚上,她孤单的影子。

心里忽然有些柔软。

他想,考验应该可以结束了。

叶知秋刚准备去拿吃的东西的时候,慈善晚宴的拍卖会,正式开始了。

男司仪用磁性的声音广播道:“女士们,先生们……今天,我们非常荣幸的请来了新晋大红的霍蔷儿小姐,来做拍卖会的拍卖师!请大家掌声欢迎!”

霍蔷儿穿着深V领的小礼服,一道雪白的沟壑若隐若现。

她笑意盈然的站在台上:“感谢大家的支持!慈善,需要大家一点一点的奉献自己的爱心。在这里,我尤其是要称赞凌慕枫先生。”

她说完,眼神甜蜜的看了一眼台下的凌慕枫。

人群顿时轰然一片。

“若是没有凌先生的提醒,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一个播撒爱心的机会。凌先生对蔷儿的帮助和支持,蔷儿铭记在心。”

霍蔷儿是凌慕枫的女人,但这也只是情人而已。

谁都知道,凌慕枫家里,还有一个深居简出的下堂妻,是他法律上的妻子。

霍蔷儿在这样的场合下,这么说,分明是在告诉大家,她已经准备好,要成为新一任凌夫人了。

“对不起秦总,我想出去透透气。”叶知秋低垂着头,从人群中走了出去。

“诶,苏小姐……”秦亦书刚要追出去,忽然手臂被人一拉。

一脸微笑的于芬拉着并不怎么高兴的叶知书过来,笑着问:“你就是秦亦书吧?”

秦亦书心里发苦,一回头,叶知秋已经走出了大厅,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
而厅内,不少人的目光,都是投注到凌慕枫的身上。

而凌慕枫,则是脸色铁青,一言不发,转身,抬起脚便离开了大堂。

台上,本来还一脸微笑的霍蔷儿,立即就收敛了笑意。

“该死的!”凌慕枫到了大厅外面,却没有马上离开。

他还有生意要谈,现在还不能走。

可是,不能走,并不代表他不能出来生闷气。

刚刚霍蔷儿的一番表白,把他心里的火气,全都勾起来了。

霍蔷儿这样贪婪,而又心机深重的女人,做情人很好,但要做他的太太,绝对不行!

难得的,凌慕枫想起了自己娶了两年的妻子。

他不喜欢那个土里土气的女人,但至少很放心,叶知秋绝对不会贪图他更多的东西。

凌慕枫正在考虑踹掉霍蔷儿的时候,一抹纯白,进入了他的视线。

那是在池边,一个女人小心翼翼的,沿着池边的景观石跳啊跳的。

清风拂过,吹起她洁白的裙角,她的长发在夜空中轻柔飘动。

凌慕枫脑海里,那个困扰了他不少日子的淡雅倩影,缓缓浮现,逐渐与前面的背影……重合。

仿佛有什么牵引着他的双脚,他不由自主走了过去。

而且,脚步特别的轻。

仿佛很是担心,只要发出半点声响,眼前的人儿就会消散不见。

叶知秋专心在石头上跳来跳去,对身后的人影没有察觉。

小时候,她住在水乡,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会在溪水里冒出来的石头上跳来跳去,跳上一会儿心情自然就好了。

果然,这个办法到了现在一样有用。

不过,景观石与小溪的石头还是有点不一样,一不小心,她脚一滑,往水池里摔去。

“小心!”

身后,忽然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是,是秦亦书吗?

不知道为什么,在遇到危险的时候,叶知秋脑海里浮现出来的,居然会是秦亦书温润的笑脸。

在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,她终究是有些害怕的闭上眼。

腰肢被一个结实有力的臂膀拦住,那个臂膀像是万有引力一般,将她牢牢的牵引在身畔。

而随后,她能感觉那个男人伸出另一只胳膊,将她紧紧围住。

他的胸膛,厚实宽阔,心跳的震动,生机勃勃。

↓↓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