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博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人工智能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从不与薛宝钗开玩笑?原因是什么
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从不与薛宝钗开玩笑?原因是什么
2022-11-23

读红楼,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。

《红楼梦》十二钗,虽都是内帷女子,但你细细品品,那可是个各类人才荟萃的江湖。有情痴黛玉,有格局远大的探春,有舍身为家族遮风挡雨的元春,有青云之志的宝钗,有务实的脂粉英雄王熙凤……

王熙凤是年轻一代中的务实派,她临危受命,在荣国府日渐消疏的情况下,临危受命,管家不易,她的手段也确实狠辣,但在很多红楼读者心中,并不那么讨厌这个又辣又风趣的凤姐儿。

王熙凤嘴巧,很会讲笑话,第54回元宵节击鼓传花,王熙凤表示要讲笑话,大观园内的丫头们人人振奋,赶忙找姐唤妹,来听笑话。这阵仗,比专业逗人乐的女篾片,还有观众缘。

王熙凤讨人喜欢,平时插科打诨打趣人,贾母作为荣国府后宅最有权势的人,其他人在她面前,都噤若寒蝉,不敢声张,唯有这王熙凤,大笑大说,还每每哄的贾母很高兴,直夸“真真一张巧嘴”。

在荣宁两府,王熙凤在王夫人、邢夫人面前基本不开玩笑,这是古代森严的婆媳尊卑之礼,让她开不得口。

在平辈中,王熙凤打趣的人,都非泛泛之辈,都是大观园中的红人。

第25回,王熙凤打趣黛玉:“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?”

第30回,宝玉、黛玉闹别扭,王熙凤奉贾母之命当和事佬,打趣黛玉:“有这会子拉着手哭的,昨儿为什么又成了乌眼鸡呢?”

王熙凤打趣黛玉,黛玉对王熙凤也并不“客气”,含羞回道:“什么诙谐!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罢了。”

凤姐儿和黛玉的一唱一和中,姑嫂间的亲密呼之欲出。

能和凤姐如此和谐相处的,除了黛玉还有贾母身边的大丫头鸳鸯,在螃蟹宴一回,鸳鸯先是打趣王熙凤“好没脸,吃我们的东西。”王熙凤讨饶:“好姐姐,饶我这一遭吧。”

能和王熙凤如此没大没小地交往,鸳鸯在贾府的地位可见一斑。其余,李纨、尤氏、探春等贾家内宅的红人,也多和王熙凤开不大不小的玩笑。

但是非常奇怪,在大观园内,一向以林姑娘、宝姑娘为最出类拔萃,但宝钗这个红人,王熙凤似乎从没和她开过玩笑,甚至直接对话的机会都很少。

王熙凤和宝钗本是姑表姊妹,较黛玉似乎更亲密,但为何王熙凤对这个好人缘的宝丫头,如此忌惮呢?

一、看人下菜碟:宝钗段位太高,不吃这一套。

王熙凤用什么样的方式与人交往,第一看重身份地位。对贾母、黛玉等有权势的人,王熙凤用风趣幽默的玩笑,谄媚讨好,以巩固管家权。

王熙凤喜欢“笑”,在贾母、黛玉跟前,是风趣、诙谐之笑,但在另一些人面前,她面如桃花,威严一笑,让人魂飞魄散。

贾瑞不知死活,硬是往王熙凤的枪口上撞,王熙凤表面上含笑称赞贾瑞:"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,说你很好。”等贾瑞走远了,心里暗忖:“哪里有这样禽兽的人呢……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,他才知道我的手段。”

王熙凤的狠辣,在荣国府出了名的。正如贾琏的小厮兴儿评价王熙凤——“上头一脸笑,脚下使绊子。”

王熙凤也惯常看人下菜碟,喜欢出风头,对李纨和尤氏,这些境况不如她的妯娌,王熙凤常常于玩笑间,炫耀自己的优越感。

但是对表妹薛宝钗,王熙凤却从来没有开过玩笑,为何?薛宝钗是四大家族薛家的嫡女,她的地位并不比王熙凤低。

并且宝钗太厉害了,王熙凤能使出的本事,宝钗都能一眼看穿,这还叫人怎么玩?

兴儿说,王熙凤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;上头一脸笑,脚下使绊子;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。

但是反观宝钗行事,表面上对黛玉,亲得都拜姐妹了,最后却把她卖了,这样的嘴甜心苦,比之王熙凤的直来直去的狠辣,如何?所以王熙凤的这点把戏在宝钗面前太小儿科了。

贾母喜欢多子多孙多福的奉承,王熙凤投其所好,自然宾主尽欢,黛玉痴情宝玉,一生为还泪而来,凤姐用她和宝玉的婚事去打趣,虽则黛玉害羞,但内心却是一片甜甜的。

而宝钗成熟且老辣,王熙凤又并不赞成她和宝玉的关系,因此,无从打趣起。

二、性格不投:凤姐儿真性情,碰见宝钗假宽厚,有针无处下脚。

王熙凤和林黛玉,一个是务实派,一个是重情派,但骨子里有一样东西是一样的,她们都是有精神追求的人。

王熙凤本就生在富贵之门,她本不缺富贵,她一生的追求,不是富贵,而是“凡鸟偏从末世来,都知爱惜此身才”,“爱惜此身才”、“样样比别人强”,这才是王熙凤一生的追求。

王熙凤有才干这是真的,她虽然用了手段,但却是真性情。黛玉一生为情,她活一世,展示的也是真性情,因此王熙凤喜欢有小脾气,但却真实的黛玉。

而宝钗进荣国府的目的是什么呢?

开头第三回就介绍薛家,“自父亲死后……薛蟠不识世事,京都中几处生意,渐亦消耗。”

大观园群芳咏柳絮诗时,宝钗作出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天”的佳作,众人评价“翻的好力气”。

宝钗此诗什么意思呢?就是宝钗一介女子,如柳絮一样无根浮萍,但却要借助贾家之力,让薛家翻盘,重新获得富贵。

不过,宝钗志向是把贾家的富贵,变成薛家的,这个目的要达成,她的目的是不能让世人看出来的,要隐藏下这富贵之心,装成大家闺秀的“安分随时”,获得贾家人的认可,方可嫁给宝玉,登堂入室,慢慢将贾家之富贵,搬到薛家。

宝钗既然有这隐藏之心,必然不可暴露真性情。王熙凤和薛宝钗,一个真性情,一个假宽容,从性格上来说,就不合,当然不可能对脾气。

不对脾气的人交往,不说话还好,说也不可能是风趣诙谐的玩笑话,只可能是互相挑刺。你看宝钗看到邢岫烟衣衫单薄,就背地里指责王熙凤:“凤丫头如今也这样没心没计了。”

按理来说,从王家论,宝钗是王熙凤妹妹,王熙凤姐姐为长,这宝钗竟然称她“凤丫头”,甚为不妥;从贾家来论,王熙凤是贾家主人,宝钗在贾家作客,这样评价主人,实在无理。

三、利益向背:属于两个不同集团。

王熙凤靠着王夫人的关系,一进门就掌握了管家权,但是薛家一进贾府,就释放出金玉良缘来。

王熙凤是王夫人哥哥的女儿,宝钗是王夫人妹妹的女儿,轮和王夫人的亲疏,两人都一样。

但从厉害关系上来看,王熙凤需要通过王夫人,继续获得管家权,而宝钗嫁给宝玉,目的也是通过王夫人,获得贾家的掌家权,这样才好搬空贾家,让薛家翻盘。

但贾家的管家权,只能一人得到,这样一来,僧多粥少,两人必然存在竞争关系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王熙凤才放弃王家集团,转投贾母为主导的木石前盟。

因为黛玉志不在掌家权,况且是个美人灯儿,风吹吹就坏了,因此黛玉嫁给宝玉,王熙凤倒是可以通过贾母,继续做她的掌家人。